闻叶离

小奶狗寻夫记 (5)

小奶狗寻夫记(5)
张艺兴知道自己在梦境中,却也清醒的晓得这梦境是真实的。
一只灰白相间的小狼崽蜷缩在山脚下的草丛里,浑身因为初春的清冷加上绵绵细雨而瑟瑟发抖。过往的行人却都行色匆匆,看到了悲悯两句的也有,更有甚者直接选择视而不见。
张艺兴已经猜到了接下去会发生什么,或者说早已知晓。
一个和自己样貌一模一样的书生救起了吴世勋,并把他带回家悉心照料。不久,书生便发现了吴世勋的不同,吴世勋也趁机变回人形,向书生表明了一切。
原来吴世勋是狼族之王,身份倒确实高贵,这狼族有个规矩,凡是狼族之王或者继位者,到了成年时,必须要接受天罚,只有熬过这天罚,才能成为真正的狼族之王。书生遇到吴世勋时,便是吴世勋遭受天罚之后。
一见钟情,说的是吴世勋对张艺兴;
日久生情,说的是张艺兴对吴世勋。
吴世勋为了张艺兴,不愿娶亲繁衍后代;张艺兴为了吴世勋,金榜题名时忤逆了皇上的好意。
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可被有心人利用了去,终于惊动了天庭。天庭以扰乱人间与狼族秩序为罪名,迫使两人分开,最后落得个双双自刎的下场。
张艺兴只是凡人之躯,转世轮回后早已忘却了前尘之事;吴世勋却执念保留着这份记忆,却被有心之人做了手脚,每每寻到张艺兴之际,都是张艺兴与他人成婚之时。
直到这一世,吴世勋下狠心铲除异己,并让出了狼王之位...

“兴兴,兴兴哥,你怎么哭了,你快醒过来啊!”
“世勋...”张艺兴话未出口,却已哽咽。

小奶狗寻夫记 (4)

小奶狗寻夫记(4)
“哦...你是小呜呜啊...”,愣怔了将近一分钟,张艺兴才醒悟过来,“什么?!你在开玩笑吗?!你是说你是我捡回来的二哈?!”
“兴兴哥,我是小呜呜,但我不是二哈哦,而且我有名字哒,我叫吴世勋,你可以叫我世勋,也可以叫我勋勋,还可以叫我勋勋儿,我是一匹狼哦,血统高贵的狼,很厉害的......”
张艺兴看着眼前絮絮叨叨的小人儿,好吧,也许不小,心底不可抑制地泛起柔软,好像心中那块缺陷终于被填满,有着不可言说的踏实感,但脑海深处却好像有什么喷涌而出,张艺兴只觉得脑袋一疼,又晕了过去。
“兴兴哥,艺兴,你怎么了,你醒醒啊艺兴哥!”
耳边是吴世勋焦急的呼唤声,他很想像以前那样摸摸小孩儿的头发,让他不要担心,但意识却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。

看完了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
与小说还是有不少出入的
但是凯凯王和张鲁一还是可以值回票价啦
记得第一次看东野圭吾就是这本

“看起来像是几何问题 其实是函数问题”
“有时候 一个人好好活着就足以拯救某人”
“这个世上没有无用的齿轮
   也只有齿轮本身能决定自己的用途”
理性与感性交缠 谁输谁赢谁又能说清楚

电影和小说都有些压抑
但开心的是小笼包还不错
更开心的是打印了兴兴儿和勋勋儿的照片
最最开心的是明天就可以回家啦
回家就可以把小奶狗更完啦
和所有明天都要补课的勋兴儿们说晚安啦
❤❤❤

小奶狗寻夫记 (3)
张艺兴的父母远在国外,心里只有他们的研究,倒也不怎么干涉他的私生活,只要不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出格事就行。
张艺兴乐得如此,一人一狗日子过得倒也惬意。白天有时出门遛遛小呜呜,张艺兴可自豪,他家小呜呜长得好看还特别乖巧;要是犯了懒,也可以一天都宅在家里,写写文章要么就抱着他家小呜呜当狗形抱枕看几部老电影,小日子不要太滋润。
小呜呜一天天长大,现在跳起来都可以与张艺兴平肩了,但还是整天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,一有机会就逮着张艺兴呜呜呜撒娇,认准了他的兴兴哥对自己的撒娇毫无抵抗力,吃死了张艺兴。
小呜呜是一天天“茁壮成长”了起来,张艺兴却觉得自己可能是提前得了老年痴呆,要么就是心理出了问题。明明出门之前关了空调、关掉了笔记本电脑、明明记得起床后叠了被子,但是回到家却发现客厅的电视开着,卧室里一团糟......
无奈之下,张艺兴只好打电话向好友边伯贤求助,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,总觉得少了些什么,原来是小呜呜今天居然没有黏着他,而是默默缩在角落,委委屈屈得,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......
“哥,哥!艺兴哥!人呢!”
耳边传来边伯贤的大嗓门,张艺兴才意识到他刚刚晃了神,定了定神,张艺兴才下定决心说到:
“伯贤儿啊,哥最近可能是精神不太好,你有什么认识的心理医生么?”

第二天一大早,张艺兴也没了心思逗小呜呜玩儿,留下了小呜呜的吃食,“今天我出门有事,小呜呜在家要乖哦,兴兴哥可能要晚点回来,饿了有吃的,要乖~”
看了看手中的名片,联系了这位据边伯贤说年轻有为海外留学归来的金钟大,在心理学方面颇有建树。
“这也太年轻了吧”,张艺兴暗自腹诽,但却也没表现出来,老老实实地将自己的情况告知了金钟大。金钟大倒也没说什么,只让他放轻松,不要多想,再观察一段时间,并且给了他一个隐形摄像头,让他偷偷放在自己家里,以便观察。
张艺兴原以为要忙活一天的事,结果午饭没吃就解决了,心里又惦记着小呜呜,便也没多逗留,驱车回家了。
张艺兴没想到的是,正是这番阴差阳错,让他作为五好青年的世界观从此受到了严重的冲击。
推开门,在玄关处换上拖鞋,正考虑着在哪儿安摄像头比较好,边想边踏进客厅,“小呜......你是谁?!你怎么会在我家客厅?!别过来!你怎么连衣服也不穿?!我要报警了!别过来!!”张艺兴受到了严重地惊吓,猛得向后一退,脑袋磕在了鞋架上,晕了过去。
“兴兴!兴兴哥!我是小呜呜啊!”吴世勋吓得手足无措,赶紧去扶张艺兴,所幸脑袋没磕破,只是鼓了个大包,可把吴世勋心疼坏了,弯腰一个横抱,将张艺兴抱回了卧室。
吴世勋不放心,又渡了些许修为与张艺兴。不一会儿张艺兴便转醒过来,一睁眼,便看到刚刚在客厅的裸男注视着自己,“长得倒是挺好看的,身材也不错...住脑住脑,张艺兴,他长得再帅也是个流氓!私闯民宅的流氓!”
“你到底是谁?!”张艺兴发现眼前的人好像对自己暂时并没有什么过激举动,便大着胆子问道。
“我是小呜呜呀,你不认识我了么,兴兴哥?”

小奶狗寻夫记 (2)

小奶狗寻夫记 (2)
回到家,开了灯,换了身干爽的家居服,趴在地毯上的张艺兴与“小猫咪”大眼瞪小眼。刚刚外面下着雨,张艺兴手里又拎着大包小包,也没仔细观察,看到灰白团子小小的、软软的,下意识就认为是只小猫咪。
“噗嗤,原来是小奶狗呀,还是只二哈,哈哈哈哈哈哈哈...”
“你才二哈,你全家都是二哈!”吴世勋气的身体直哆嗦,但是现在这幅样子,别说变成人形了,连吼几嗓子都变成了“呜呜呜”的呜咽声,活像在撒娇一样,气的吴世勋恨不得躺下装死,“居然在兴兴面前这么丢脸,嘤嘤嘤...”
张艺兴好不容易忍住了笑,看到小奶狗微微发抖,直恨自己大意。一把将小奶狗捞进了怀里,给小奶狗洗了一个香喷喷的泡泡浴,又在空调下用吹风机将它的毛发烘干。张艺兴只觉得自己捡到了宝,他家小奶狗那么软萌,还那么听话,洗澡也不挣扎,吹毛也安静的不行。
真是,捡到宝了。
张艺兴是个自由撰稿人,平常也不怎么出门。25岁大好男青年,母胎solo,也不是没有男生女生追着他告白,也不是不想谈恋爱,却总感觉少了点什么,说不出来的感觉,也许是缘分没到呢。
一个单身男人,一只单身小奶狗,挺好的。张艺兴这么想着,便拖着自己的宝贝笔记本上床码字。刚在客厅喝完牛奶的小奶狗在门外思索了片刻,便光明正大地进入了房间跳上了张艺兴的床,用自己带着奶味的小舌头舔了舔张艺兴的脸颊,然后心安理得的躺在了张艺兴怀里。
“小坏狗,糊的我一脸口水,你倒是不认生。”张艺兴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怀里小小的一坨,心里却泛起了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情愫。
“就叫你小呜呜吧,什么都不会,只会呜呜撒娇,倒是挺精明,知道我吃这套...”张艺兴碎碎念着,抱着小奶狗睡着了。
吴世勋见张艺兴睡了,偷偷伸出小舌头,轻轻柔柔地在他的唇上舔了舔,
“晚安,兴兴哥,世勋很快就能变回人形,等我。”

小奶狗寻夫记 (1)

小奶狗寻夫记 (1)
跟朋友聊天时,突如其来的脑洞。

天下着蒙蒙细雨,明明应该是春暖花开的季节,却偏偏阴雨连绵,整月都看不见几回太阳。
张艺兴从超市出来,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抬头看看这鬼天气,腾出一只手带起了连帽衫的兜帽,一头扎进了雨里。
雨势渐渐变大,张艺兴不得不躲进了路边的屋檐下,无奈地想“萧敬腾最近也不在我们这儿吧,还是萧敬腾突然想来长沙开演唱会了......”
“呜...呜...呜呜呜”张艺兴漫无边际的脑洞被几声虚弱的呜咽打断,突然感觉脚边有一团温热的小东西紧紧地贴着自己。
唔,一只灰白相间的小猫咪,张艺兴费力地将大包小包都转移到一只手上,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抱起这只灰白团子。小猫咪小小的脑袋埋在身体里,身体有些微微发抖。张艺兴看了看这附近,没什么人也没有宠物店,估计是只被遗弃的喵星人,心下不禁起了怜悯之情。
张艺兴用脸颊蹭了蹭小喵咪揉揉软软的小耳朵,声音温柔的不行:“小猫咪,那就委屈你和我回家啦,兴兴哥哥可能不太会照顾你,但也总比你在这儿淋雨强。”
两只手都要拎东西,张艺兴思索了一下,只能将小猫咪塞进自己的兜帽里。“乖乖呆在我脖子上哦,小猫咪,咱们回家啦。”
张艺兴注意着脚下的路况,只想赶紧回到自己的小公寓,一路小跑。自然没有注意到“小猫咪”偷偷舔了舔他的脸颊,倒是真的像偷了腥的小猫咪,满足的不行。
当然,张艺兴也听不到吴世勋的腹诽
“我才不是小猫咪啊兴兴,我可是你的贵族勋哦。”

看着灯光一瞬间在眼前熄灭
不过一瞬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奇妙感觉
有一种世间繁华在眼前落幕
没有苍凉却觉得是一种缘分
哪怕差一点点都不会有这样的经历
像电影里的场景一样
虽然来回两小时但是依然觉得值得
虽然很偏僻但是下次还想再来一次
感谢抓拍到这一瞬间的朱宝贝

图书馆的他
颜控学长兴✘奶包学弟勋

张艺兴一踏进图书馆,就被窗边坐着的人儿吸引了。
皮肤很白,即使坐着看着也高,软软的额发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,关键小孩儿长得真好,美好的像一幅画报。
不由自主地,张艺兴坐在了小孩儿的旁边。说是旁边,其实隔着一道走廊,给了张艺兴自以为偷偷摸摸其实相当正大光明偷看小孩儿的机会。
看书累了偷瞄一眼,喝水的时候再看一眼,玩手机偶尔偷拍一下,张艺兴以为小孩儿什么都不知道,吴世勋心里已经快要绷不住了:原来学长这么可爱。表面上却还要故作高冷,收拾收拾东西准备离开,装作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突然埋头苦学的学长。
“啊,小孩儿要走了...”张艺兴闷闷不乐,感受到从过道另一侧若有若无的视线,一边懊恼自己颜控的毛病,一边责怪小孩儿不认真,咋不多学会儿呢?
后来张艺兴陆陆续续知道,小孩儿叫吴世勋,大一,电子信息学院,无奈不是一个院,张艺兴有心了解也没法有过多接触,只好天天去图书馆逮人。
说来也巧,每每张艺兴去图书馆,十有八九会看到小孩儿乖乖的坐在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座位。
张艺兴也不害臊了,一有机会就盯着人小孩儿看,但是一直没机会搭话。
直到有一天,小孩儿生病了,坐在图书馆里,一个劲儿的拿纸巾擤鼻涕,张艺兴却还是一个劲儿的盯着吴世勋看,一方面担心小孩儿身体,一方面觉得小孩儿脸红红的,实在可爱的紧。
张艺兴中途去了次洗手间,回来却发现小孩儿坐在了自己旁边,真正意义上的旁边,没有隔着走廊哟。带着一点小期待又带着一丝疑惑坐下来,就听见小孩低沉却又带着些软糯的嗓音,像在撒娇
“哥哥,我擤鼻涕的时候就别看啦,不好看的。”
“怎么会,在我心里,世勋什么时候都好看。”

你的眼眸
映满了满天星河和独一无二的温柔